现金真人网

大家都在找

笑果文化賀曉曦:那么多人還沒看過脫口秀,這是市場機會

现金真人网公眾號
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

每天必更

(魏薇)“顯然,我低估了2020,也低估了這家公司。”李誕在第三季《脫口秀大會》調侃道,臺下觀眾心照不宣地發出了笑聲。 李誕口中的公司就是成立于2014年的笑果文化,短短幾年,這家…

(魏薇)“顯然,我低估了2020,也低估了這家公司。”李誕在第三季《脫口秀大會》調侃道,臺下觀眾心照不宣地發出了笑聲。

李誕口中的公司就是成立于2014年的笑果文化,短短幾年,這家公司已成為脫口秀行業的知名企業。作為笑果文化的聯合創始人兼CEO,賀曉曦每天的行程被大小會議和采訪塞滿,他的微博名也改成了“賀叔叔很忙”。

2020年上半年,笑果文化似乎遭遇“水逆”。“我們就還是老老實實的做好自己的工作,盡量多做對的事情,盡量平靜的接受結果。”他在微博中寫道。

在外界看來,笑果是一家綜藝制作公司,而賀曉曦糾正說,笑果文化是一家年輕態喜劇產業公司,他認為喜劇可以連接一切。“作為公司,我們更關注的是市場有沒有增長空間。現在還有那么多人沒有看過《吐槽大會》,還有很多人沒有看過線下脫口秀演出,這都是市場機會。”賀曉曦說。

笑果文化聯合創始人兼CEO賀曉曦來源:受訪者提供

以下為中新經緯專訪賀曉曦的實錄(略有編輯):

中新經緯:創業之初,你為何選擇脫口秀賽道?

賀曉曦:移動互聯網主要解決的是人群的距離,在此前提下,通過內容深度運營人群就有了可能性。特別像脫口秀這一類,滿足人類基本情感訴求的文化產品,其實它有非常大的市場,脫口秀行業掙錢的背后,是以喜劇的表達讓人們從中得到放松。

剛好14年初,為《今晚80后》這個欄目服務的團隊積累了很豐富的經驗,就讓脫口秀賽道里創業變成了一種可能性,所以就選擇了這個方向去挖掘。

中新經緯:疫情給脫口秀行業帶來哪些影響?現在恢復的情況如何?

賀曉曦:疫情對行業的影響分為顯性的和隱性的。顯性影響正如大家看到的,去年上半年海外巡演被取消,全國巡演也受到比較大的影響。另一方面,新冠疫情造成大家整體心理上的焦慮,某種意義上更加需要心理上的舒緩和慰藉。

去年我們線上節目播出后,觀眾們給予了熱情的反饋,上海恢復線下演出之后,我們在12月做了三場2000人的演出,從中都能感受到大家情緒上的恢復。從去年下半年線下脫口秀演出數據看,升級后的笑果工廠每個月演出超過30場,每月演出觀眾超過四千人。

笑果工廠外景來源:受訪者提供

中新經緯:笑果文化自身的定位是年輕態的喜劇產業公司,喜劇的產業鏈如何才能做大?

賀曉曦:喜劇產業鏈和原來傳統行業的產業鏈不一樣,笑果從事以喜劇脫口秀為標志的年輕態喜劇,它是一個新興的喜劇門類,我們公司負責去推動公眾對這個喜劇門類的認知。

所謂產業公司的定位,是以產業的格局和思路,從整個產業的成長中獲取收益。經過這幾年的發展,現在脫口秀行業逐漸被人們認可,大家愿意選擇脫口秀的形式作為日常文化消費的一個選項。

中新經緯:經過幾年的探索,國內的脫口秀市場是否已經成熟?和國外相比還有哪些差距?

賀曉曦:我認為國外沒有太強的參考意義,因為國內市場是自然生長的路徑,正如李誕所說,中國的脫口秀已經進入了無人區,沒有可以對標的東西可以進行參考,就是摸著石頭過河。

作為公司,我們更關注的是市場有沒有增長空間。現在還有那么多人沒有看過《吐槽大會》,還有很多人沒有看過線下脫口秀演出,這都是市場機會。我始終認為,更幽默的表達、成為更有趣的人以及選擇更有趣的生活方式,這是人精神需求的趨勢。

中新經緯:笑果文化的商業模式是怎樣的?公司從哪些方面盈利的?

賀曉曦:作為一家喜劇產業公司,我們在這個行業的核心價值是擁有持續產出高水平、獨特喜劇內容的能力,再來看哪些能力能夠快速實現產品化和價值化。笑果文化的公司戰略是“喜劇+”,目前公司盈利主要有有三方面:

一是喜劇+長視頻,現在《吐槽大會》《脫口秀大會》以及去年剛做的《反跨年晚會》,這些節目是整個行業的驅動力,也是目前主要的收入來源;

二是喜劇+整合營銷,笑果的喜劇能力能夠幫助品牌以喜劇的方式和年輕消費者進行溝通,這也是公司收入來源的一部分;

三是喜劇+線下喜劇娛樂消費體驗,包括線下喜劇空間、線下全國巡回演出、全球演出等,未來可能還有音樂節聯名、喜劇生活節等等板塊。

但這不是我們的全部,基于喜劇+邏輯,我認為喜劇可以連接一切,未來我們還會做更多探索,不斷拓寬喜劇的路徑。

當然,我們選擇整合營銷作為一條非常重要的成長曲線,不僅因為它有商業上的價值,更為重要的是它具有行業上的價值。

喜劇能力是需要頻繁交易和不斷定價來鉚定它的價值。證明一個行業的某種能力有價值,就是需要不斷有人買單,并且買單是有價格的。那這個行業就會向大眾展示這種能力是有價值的,這對整個行業有極大的幫助。只有給大家提供一個可預期的收益,才會有越來越多進入這個行業的可能性。

中新經緯:很多綜藝節目在播出前幾季大火,但是之后可能會面臨創意枯竭的情況,笑果是否有這樣的擔憂?

賀曉曦:笑果是一個產業型的平臺公司,而不是一個綜藝節目制作公司。綜藝制作公司只負責供應產業鏈中的產品,比如中國好聲音不會去辦音樂學院,也不會關注5年之后音樂人在哪里。我們的目的不是只為了做一檔節目,是為了讓這個行業里厲害的表演者有更好的平臺能被更多人看到,這兩種決策邏輯會導致制作的思路不一樣。

我們的底層是“秀”的綜藝化,在這個前提下,最重要的部分是好表演。比如奧運會也不改版,但是我們還是會看奧運會,因為它底層輸出的是精彩的表演,它的對決感和本身的技巧性是大家欣賞的一部分。

中新經緯:去年上半年笑果也遭遇了一些人才的流失,最近笑果在人才的挖掘和培養方面做了哪些工作?

賀曉曦:我們對人的判斷基于一個前提,就是永遠要尊重個人的選擇。我們需要找的是會貢獻給這個行業的人。如果他不選,即使有天大的才能,我們也只能接受他離開,強扭的瓜不甜,就讓他走好了,因為行業畢竟要一步一步地長時間往前走。

基于此,我們要思考到底要鼓勵哪種才華,以及我們要用什么方式可以讓人的才華或者能力在市場上得到反饋。比如我們做整合營銷和線下劇場業務之后,一個人有了某方面能力就可以對標得到價值反饋,可能想做這行的人能更好地來到這個行業中,找到自己的位置。

對于新人,無非就是有這種能力的人在哪里,他怎么被我看到,我怎么和他建立聯系,他怎么進入到我的體系。所以我們在2020年重啟了笑果訓練營ComedianPro,從全國各地選了22位年輕的脫口秀演員或者愛好者,為他們進行了五天封閉式喜劇集訓。同時公司內部也建立了專門培育喜劇人才的管理部門。

笑果訓練營來源:受訪者提供

中新經緯:何廣智等人曾在表演中吐槽收入低,能否透露脫口秀演員的真實收入如何?

賀曉曦:脫口秀行業剛起步時,有時候還要倒貼錢做,有的演員不得不做另一份工作養活自己。這些年大家也從行業發展中收獲了紅利,只要有比較好的表演,在上海這種城市過上體面的生活是沒有問題的。

喜劇演員應該具備三種能力:一是喜劇編劇的能力,作為一個喜劇人,給自己創造或是給別人創造內容的能力;二是作為一個喜劇表演者登上舞臺的能力,這種能力也有多種維度,比如能演100人場、200人場、2000人場,或者能演5分鐘、15分鐘還是45分鐘,每個人能力都不一樣;三是作為藝人的能力,就是當你作為一個藝人,市場對你的認定。

針對上述三種能力,公司做了一套相應的薪酬體系,讓大家的各種能力都能獲取相應的工作回報。

中新經緯:2021年笑果文化有哪些計劃和目標?

賀曉曦:2021年,我們的線上長視頻內容除了每年的兩檔大會以外,還在籌備一些創新型喜劇綜藝包括《喜劇不謝幕》《姐妹俱樂部》等,同時我們聯合出品的一檔都市喜劇《青春客棧》也即將上線。線下喜劇空間也會進行升級,如果條件允許的話,也會繼續啟動全國巡演業務、喜劇節、喜劇賽事以及展開和其他城市俱樂部的合作。

我可以提前預告一下,新一季《吐槽大會》馬上就要開播了,現場錄得很興奮,大家都覺得很好笑。

作者: taoguba

為您推薦

發表評論

聯系我們

聯系我們

在線咨詢:

? ? ? ?

郵箱: 313707241@qq.com

工作時間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節假日休息

關注微信
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返回頂部